13.周又_无双谱(人蛇)
马丁小说网 > 无双谱(人蛇) > 13.周又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13.周又

  南城夏日傍晚,毒辣的太阳终于收了工,留下西边天空一片淡淡的红霞。

  路面被烘烤的有些绵软,散发着淡淡的沥青气味。

  天气预报说今晚有暴雨,因此公园里少了休闲放松的人们,只余单调的蝉鸣和无风自动的秋千微微晃荡。

  吴雨潞牵着周又的手走过公园,周又背了个小挎包,里面装满了他的宝贝玩具和小零嘴,一只短而胖的手握着吴雨潞手心里,另一只提溜着一盆小小的凤仙花。

  吴雨潞看他提得辛苦,把那盆凤仙花接过,抱在怀里:“这是妈妈让你准备的吗?”

  周又乖巧地点了点头:“嗯,妈妈说送给姐姐和那个很凶的哥哥。”

  “很凶”的哥哥此时正靠在公寓的大门边,面无表情地看着一小一大牵着手,慢慢走来。

  “你看,哥哥特意下楼来接你哦。”吴雨潞指了指许无咎。

  她私心还是希望这俩人关系亲密些。

  周又瞪大了圆圆的眼睛,显然有点受宠若惊。

  待二人走到面前,许无咎瞥了一眼她怀中的盆栽。吴雨潞把胳膊移开了点,给他展示红红粉粉开的正艳的花瓣:“清姐和又又送的,待会儿摆屋里吧,就这么会儿,都有点晒蔫了。”

  许无咎按开电梯门,眼皮也没抬:“扔了。”

  周又自从到了许无咎跟前,便拘谨地站在吴雨潞身后,睁着清澈的眼,时不时畏惧又好奇地伸出一点脖子,偷偷打量许无咎。这时听到许无咎的话,那股兴奋劲儿登时消了,有点委屈地缩回了吴雨潞身后。

  吴雨潞轻轻拉了拉周又,问许无咎:“为什么?”

  许无咎抬眼看了她一眼,没出声。伸出手,把盆栽从她怀中掏出来,随手抛进了垃圾桶里。

  周又哇地一声哭了出来。

  吴雨潞也觉得莫名其妙。剜了他一眼,轻拍着周又的背安慰他:“没事儿又又,别理哥哥,咱们把花捡回来。”

  说完也不看许无咎的反应,按开了电梯,走出去打开垃圾桶,把盆栽翻找出来。

  叁人在逼仄的电梯内,一声沉默无言。

  周又莫名觉得,很凶的哥哥在瞥了一眼姐姐的表情之后,周身散发的低气压更可怕了。

  叁人进了门,凤仙花被摆在玄关处。

  周又坐在客厅的地毯上,打开自己的小挎包,把积木和模型们掏出来玩。

  吴雨潞进厨房做饭,许无咎后脚跟进来,被她侧身挡住。

  她两颊微微鼓着,抬起眼睫瞥他一眼,没好气道:“你别过来,除非给我个合理的解释。”

  她看见许无咎漆黑的瞳仁,映着自己的身影,有一瞬似乎十分恼怒,莫名有点阴戾。

  她愣了一下,启了启唇,想说点什么,许无咎却已经转身出了厨房,走到周又身边,垂下眼看周又在地上摆弄他那几节火车,看不清什么表情。

  周又举起一节火车头,笑出两泓小酒窝:“无咎哥哥,给你一个。”

  吴雨潞有点不安地注视着许无咎的侧脸。

  然而他平静地接过了火车头,打量了一下,蹲了下来,把火车头放在了塑料铁轨上。

  坐在他旁边的周又眉开眼笑,音调都高了个八度:“哥哥,这个绿车厢是和它在一起的。”

  他殷勤地把绿车厢递到他眼前,许无咎没说什么,接了过来,把两节火车拼在了一起。

  周又开开心心地推着小火车:“出发喽!”

  吴雨潞微微舒了口气,低头忙活自己晚饭去了。

  心想,算了,许无咎长着张嘴但不怎么用也是老毛病了,等晚上再教育一下。

  她不知道的是,在她噙着笑低头沥菜的时候,许无咎默默地瞥了她一眼。

  果然。

 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但他可以确定的是,吴雨潞非常在意及喜爱眼前这只人类幼崽。

  许无咎扫了一眼认真低头玩耍的周又,目光中不禁带上了点嫌弃。

  吴雨潞再次抬头,是被周又给吓的。

  只见周又两眼放光,眼神追着跟疯了似的自动转圈圈的塑料小火车,嘴里嗷嗷乱嚎:“姐姐姐姐,你看,无咎哥哥会魔术!!”

  吴雨潞十分无语地看向许无咎。

  他似乎已经彻底厌烦了同周又玩开火车的游戏,靠在沙发边消极怠工。察觉到吴雨潞的目光,伸出的手指在虚空中懒洋洋的点了几下,小火车就直接冲上了天。

  周又立马兴奋成上岸的海豹,两只鳍拍的啪啪响的那种。

  “开饭啦。”吴雨潞朝俩人招呼,当机立断地强制结束了许无咎的“魔术表演”。

  她做了叁菜一汤,将小小的方桌摆的满满当当。

  两只白瓷碗,两双碗筷,加一套彩色的儿童餐具,又轻又耐摔。

  南城人讲究吃饭先喝汤,吴雨潞给每人先舀了一碗。汤面浅浅没过沉在碗底的莲藕筒骨,模样煞是诱人,散发着氤氲的香气。

  周又坐在两人中间的椅子上,腿不够长,靠着扭来扭去才把屁股坐严实。

  吴雨潞给他递汤匙,周又突然偏过头去,啵的一声,冲着许无咎的脸颊亲了一口。

  她明显的看到,许无咎的背脊僵硬了,像一只瞬间炸毛但很给面子忍耐着没发作的家猫。

  吴雨潞噗哧一笑,对着汤匙垂目吹了几口气,喂给周又:“又又,为什么亲哥哥?”

  周又乖乖伸头喝了,含混道:“…因为我喜欢无咎哥哥…无咎哥哥很厉害…”

  许无咎眸光微动,突然若有所思地看了吴雨潞一眼,神情莫名有点柔和。

  吴雨潞一心哄着周又吃饭,无意间对上他的视线,虽然不知他在想什么,但不妨碍她顺便送上甜甜的笑和彩虹屁:“对,我也觉得无咎哥哥很厉害。”

  吃完饭,吴雨潞成功地指使许无咎使用妖术了清洁了厨房和脏碗筷。

  她坐在沙发上,乐不可支的看着洗干净的碗筷十分玄幻的飞向橱柜,心里就一个字:爽。

  周又在她怀里不满的扭来扭去:“为什么我不能看魔术??我也想看!!”

  吴雨潞坚持不懈的捂着周又的眼睛:“不,你不想。”

  于是周又小朋友对吴雨潞暂时有了些许小意见,有点悲伤的离开了她的怀抱,坐回地毯上,呼唤许无咎:“无咎哥哥,我们继续开火车吧!”

  吴雨潞走到许无咎身边,憋着笑道:“你去哄吧,靠你了。”

  许无咎盯着她没说话,片刻后,突然欺身上来。

  吴雨潞的后背抵上了橱柜,正好处于客厅看不到的一处死角。

  坚硬的身躯覆上她的,带着不由分说的霸道。

  而后温凉的吻落下。

  开始时是轻轻的啄,逐渐变成啃咬舔舐,他无师自通,把她亲的面红耳赤、气喘吁吁,连心跳都失了节奏。

  许无咎意犹未尽的放开红唇,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极自然的抚摸着她的脊骨,帮她顺气。

  吴雨潞推了把他坚硬的胸膛,剜了他一眼,带着无意识的娇嗔:“你干嘛,万一被又又看到了…”

  “看到了又怎么样。”那人类幼崽不是比他还要清楚么。

  亲吻是人类表达爱的方式。

  他眸色深深,意犹未尽地俯身又啄了一口。

  吴雨潞走到客厅时仍红着脸,尽量语气自然道:“又又,差不多该回家了哦。”

  周又抬头看了看挂表,难得没闹脾气,只是有点低落的“哦”了一声,低头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站起来去牵吴雨潞的手。

  变故就发生在一瞬间。

  孩童原本极清澈的瞳仁突然现出一点殷红,而后立刻消失不见。于此同时,玄关不断传来悉悉嗦嗦的声音。

  许无咎抬手便是一个杀招,弥漫的黑气仿如利刃,朝小小的孩童直刺而去。

  吴雨潞不明就里,下意识的朝周又冲去,发出极为凄厉的尖叫:“不要———”

  浓重的黑气突然像墨水不足一样,在离周又面门不足半寸处凭空消散。然而吴雨潞还是被黑气的边缘伤及,脸颊和手臂上划了数道细长的伤口,往外沁着血丝,隐隐作痛。

  周又同百里之外捏诀催动凤仙花中符咒的人一同启唇:“大胆蛇妖,还不速速受死!”

  许无咎面色一沉,将吴雨潞拉到身后,黑气顺着另一只手的指尖从涌向玄关。数秒之后,砰的一声巨响,一根粗如儿臂的凤仙花枝扎破了隔断玄关和客厅的木质屏风,重重的砸在了地上。

  被黑气齐根割断的地方涌出一股黄脓,堆积成一摊水洼,散发着刺鼻的硫磺气味。

  凤仙花枝仍在以惊人的速度变长变粗,转眼已爬满了整面墙壁,包裹着小小的周又,朝四面八方伸展,张牙舞爪。

  许无咎面无表情地用黑气一次把数十条粗壮的枝条齐根斩断,然而那些断根处总是不断涌出黄脓,黄色的烟雾隐约组成扭曲的点和线,周又的嘴唇疯狂翕动,控制着数道蓝光朝二人迎面打来,却都被许无咎轻松挡回,显然摄魂控制他的人并非仙门高手,只是那凤仙花中的符咒却凶险非常。

  吴雨潞忍不住用手捂住口鼻,却仍止不住地咳嗽和流泪,咳得撕心裂肺。

  许无咎眸色微沉,默默按捺着翻涌的妖性,抱着软倒的吴雨潞飞身掠出窗外。

  吴雨潞失去意识的前一秒,看到的最后一幕,是地面的楼房和众生逐渐缩小成黑点,无数道蓝光不啻于风雷,紧紧追在她和许无咎身后。

  许无咎突然烦躁的轻啧了一声,抬手释出一条似幻似实的巨蟒,头也不回继续穿行于云中。

  吴雨潞努力地睁着眼,看那巨蟒朝地面飞速掠去,而后张开了狰狞的大口,一口吞没了地面上那个熟悉的小小身影。

  滚滚黑云万顷,激烈的雨幕中时不时划过几道耀眼的蓝色闪电,而后是怒涛般的雷鸣。

  有南城人信誓旦旦地说,在黑沉沉的天幕中,看见巨大的、蜿蜒的影子飞速朝南而去。不过更多的人说那晚电闪雷鸣,暴雨倾盆,根本什么也看不清,因此这说法,便逐渐沦为十分寻常的都市笑谈。

  又又小朋友是无辜的

  ps.没死

  -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madcowww.com。马丁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madcowww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